当前位置: 首页 >金融百科 > 详情

中粮信托有多少无法兑付项目?中粮信托“踩雷”史

中粮信托有多少无法兑付项目?中粮信托的主动管理规模发力主要是从2016年开始,经过2017年高峰之后2018年又萎缩。同时,净利润在2018年大幅度下滑,相比上一年降幅超过90%。这跟当年中粮信托工商贷款类项目频繁踩雷有关。中粮信托究竟踩了哪些雷?

中粮信托有多少无法兑付项目

中粮信托具体踩雷案例

由于中粮信托股东为上市公司,信息相对是比较透明的。本文整理内容均为公开渠道信息,如有异议欢迎提出。

中粮信托-华信港口股权投资

发行年份:2016年

涉及本金:2.4亿

融资方:华信(厦门)港口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进展情况:2018年3月,中国华信能源有限公司董事长叶简明被调查,融资人停止对外付息。2018年6月5日法院出具财产保全情况告知书完成财产保全。2019年5月24日一审判决中粮信托胜诉。

中粮信托-黄金保理系列

发行年份:2017年

涉及本金:6.04亿

债务人:为北京黄金交易中心有限公司

进展情况:应收账款债务人为北京黄金交易中心有限公司,其控股股东中国青旅实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为保证人。2018 年 4 月因应收账款债务人未还款,构成实质性违约。2019年11月作出二审终审判决,中粮信托胜诉。

中粮信托-龙力生物项目

发行年份:2016年

涉及本金:1亿

融资方:山东龙力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进展情况:2018年融资人逾期未付利息,构成实质性违约。目前等待法院开庭审理判决。

中粮信托-凯迪生态项目

发行年份:2016年

涉及本金:5亿

融资方:凯迪生态环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进展情况:2018.5月凯迪生态中票违约,也未按期偿还信托计划贷款本息,构成实质性违约。2018 年 11 月23 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中粮信托胜诉。

中粮信托-宝融1号东方金珏

发行年份:2017年

涉及本金:3亿

融资方:东方金钰股份有限公司

进展情况:东方金钰2018年5月18日发布公告显示其部分银行帐户及资产被中睿泰信申请司法冻结,后续东方金钰未偿付信托计划应付利息。2019年12月,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下达民事执行裁定书。现申请执行人无法提供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线索,被执行人暂无财产可供执行。本院已依法将被执行人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并对其采取了限制消费措施。

中粮信托-上海中科建飞

发行年份:2016年

涉及本金:4亿

融资方:中科建飞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进展情况:因融资人未偿还贷款利息,中粮信托出于履行受托人职责,宣布贷款提前到期,向公证处申请出具执行证书,并持执行证书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指定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具体执行,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9月5日出具执行裁定书,目前案件尚在执行中。

中粮信托-中科供应链1号

发行年份:2018年

涉及本金:9300万

融资方:上海际大实业发展有限公司

进展情况:融资人到期回购该等债权,应收账款债务人为中科惠瑞实业投资(上海)有限公司和中科建设开发总公司,在融资人不履行回购义务时偿付应收账款。中科建设开发总公司为保证人。

2018年11月6 日出具财产保全情况告知书完成财产保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 2018年11月23日开庭审理本案,目前尚待法院出具判决。

中粮信托-华泰车身股权

发行年份:2017年

涉及本金:4亿

融资方:华泰汽车集团(天津)有限公司

进展情况:该集合信托投资人为江西银行。2019年12月12日,因本案被执行人华泰汽车集团(天津)有限公司、华泰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张秀根、苗玉莉、张智铭、过梦倩暂无可供执行的财产,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后,申请执行人发现被执行人具备履行能力时,可以再次申请执行,不受申请执行期限的限制。

中粮信托-有机产业投资1号

发行年份:2016年

涉及资金:6550万

对应标的:黑龙江阿妈牧场农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黑龙江牧场”)

进展情况:2017年中以来,黑龙江牧场已处于资金链断裂的状态。目前三次延期。中粮信托方面未披露延期时长,但表示已“与黑龙江省宁安市政府签订《合作框架协议》,共同推进战略投资人参与黑龙江阿妈牧场农业集团有限公司的债务重组,目前具体方案仍在沟通谈判过程中。

中粮信托踩雷分析

可以看到,除了最后一个农产品供应链项目,中粮信托的“踩雷”大部分是上市公司和一些伪央企,这反映出了信托公司“四平八稳”的业务风格。在2016年以前,上市公司基本没有公开违约案例;2016年中粮刚铺开业务,股市就栽了个大跟头,大批上市公司出问题。

有坊间传言称,这些违约项目中大部分中粮已经提前“兑付”给了投资者;目前不能确认消息准确性。但如果有销售拿着这些作为“卖点”,或者冲着刚兑买项目,还是不值得提倡。在上一篇推文中分析国,中粮目前已经“元气大伤”,利润净利润双双大幅下降;兑付是要有钱来支撑的,下一轮还能否这么兑付要打个问号。

最后附上一张老生常谈:

第一,信托公司“踩雷”和信托计划“违约”是两码事。信托公司踩雷,指的是项目本身出现了融资方无法还款等风险情况,但由于信托公司还可以采取刚兑、协议转让等方式内部处理,所以很多项目踩了雷,但仍然能“如约兑付”。

第二,信托公司“踩雷”项目出问题,不代表信托公司一定有责任。即使是大力提倡“去通道化”的现在,整个信托行业仍然是通道业务比重高于主动管理业务;而通道业务中,信托公司不负管理责任。

第三,目前几乎已经没有没踩过雷的信托公司,如果有,只能说明没什么对外业务。讨论信托公司踩雷的意义,并不是历数“黑历史”,关键在于关注每颗“雷”的成因,以及背后反映出来的信托公司业务风格。

一周热销产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