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金融百科 > 详情

如何判断信托是通道业务和主动管理型业务?结合案件实例分析

最近很多朋友咨询信托的通道型业务和主动管理型业务的区别,以及如何识别通道型业务的问题。今天圈内人对此做一个系统性的解答。

一、基本概念 

主动管理类信托,是指信托公司作为受托人,在信托管理过程中发挥主导性作用,在尽职调查、产品设计、项目决策和后期管理等方面发挥决定性作用并承担主要管理责任的营业性信托业务。信托公司将上述管理工作中的一部分外包给其他机构,但不致影响受托人主导地位的信托项目也可视为主动管理类信托。主动管理型信托项目,代表信托公司真正的资产管理能力。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一般是主动管理型信托。

事务管理类信托(通道业务),是指委托人或受益人自主决定信托设立、信托财产运用对象、信托财产管理运用处分方式等事宜,或者自行负责前期尽职调查及存续期信托财产管理,受托人仅负责账户管理、清算分配及提供或出具必要文件以配合委托人管理信托财产等事务,不承担积极主动管理职责的信托业务。事务管理类信托可以是单一、集合、财产或财产权信托业务。其中,单一资金信托计划一般是事务管理类信托。 

通俗的说,主动管理型是信托公司自主发行产品,是要对项目本身负责的;通道业务中信托公司主要担任账户管理、清算分配的工作,不对项目本身负责的。 

二、通道业务的常见出现方式,为什么会有通道业务?

1、银行通过信托将表内表外资金互转。银监关于银行的监管是很严厉的,特别是对表内资产,有无数的监管指标盯着。并且表内资产大量占用资本和信贷范围,影响了银行的信贷投放才能和资产收益率,因而,银行为了或腾出信贷范围,或减少资本占用,或为了进步收益,或为了减少税收等缘由,常常会有把局部资产从表内往外挪需求,或者挪到表外,或者找下家接手。这种资产转移过程肯定不能赤裸裸的做报表调整,必需借助某种工具,这个工具就是通道。具体怎么操作,这里不作展开,因为投资者们接触不到。

2、为不符合条件的特殊企业放款。一些银行的关系客户,在银行达不到贷款标准的,可以用信托当通道,信托为企业包装,银行再转变资金性质购买单一信托受益权。银行用于认购单一信托的资金,可以是自有资金认购,也可以包装成银行理财产品卖给银行储户,用储户的资金认购。注意,这里的储户认购的是银行理财产品,不是直接认购信托。不只是银行,地方财政更是这样,操作方式和银行雷同。

3、其他金融机构需要借信托牌照放款。只有信托公司是我国金融机构中唯一能够横跨货币市场,资本市场和实业投资领域进行经营的金融机构。一个信托牌照功能的就类似于全牌照,其独特的制度设计赋予了信托功能的多样性和运用的灵活性,没有此类牌照的金融机构开展融资业务需要借助牌照放款,这也是我们投资者们经常碰到的信托通道业务。2016-2018年有很多资管公司、基金子公司等金融机构发行项目均是借的信托公司通道,投资者认购XX项目,成立XX资管/基金计划,再投到单一资金信托计划中,由信托公司放款给企业,信托公司分别和企业、资管/基金公司签订合同,项目违约走法律流程也是由信托公司作为原告起诉企业,资管/基金公司不作为原告。信托公司不对项目负责,仅负责账户管理、清算分配等。

如何判断信托是通道业务

三、投资者如何区分通道业务和主动管理型业务?

投资者投资信托项目,一般会选择主动管理类信托,而非事务管理类信托。有一些理财经理向投资者推介资管/基金项目时,过分宣传信托公司在项目中的作用,误导投资者认为自己买的是信托公司主动管理的项目,一旦违约会有信托公司出面解决;实际上,信托公司是没有责任的,项目违约后全部由资管/基金公司处理,信托公司仅配合走流程的。

那么作为投资者,当如何识别呢?最简单、最有效的方式,就是看合同签署页的公章。如果合同签字页公章是信托公司+法人章,即代表投资者是和信托公司签署的合同,投资者认购的是主动管理类信托;如果合同签字页公章不是信托公司而是其他金融机构,但合同里面有介绍项目是和信托有关系的,那么投资者认购的是事务管理类信托,即为通道业务,嵌套了一层再投到信托中的。此外,通过查看合同和推介材料,也能看出是否是信托公司主动管理类项目,这里不作分析。

四、案例分析:曹某在建行购买的理财产品,如何变成了吉林信托项目(吉信-松花江77号)?建行山西分行是如何操作的? 

2020年2月,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了原告曹某与被告吉林省信托有限责任公司、被告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山西省分行(以下简称建行山西分行)合同纠纷一案,驳回原告曹某的全部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91800元,由原告曹某负担。

原告的诉求1中提出:建行山西分行的工作人员向原告曹立的母亲推销一款理财产品,原告母亲在建行山西分行工作人员鼓吹下,同意于从原告曹某的银行账户划款5000万元到被告建行山西分行的理财账户,在缴款过后20天左右,建行山西分行通知原告母亲,签署了编号JLXT2011198《吉信·松花江(77)号山西福裕能源项目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资金信托合同(一期)》的合同,该产品到期后无法兑付,原告找到被告建行山西分行才知该产品不是银行理财产品而是信托公司信托产品,属于不同的金融产品。建行山西分行将全部责任推卸给吉林信托。 

据吉林信托在《关于投资人关注若干问题的回复意见》中称该信托计划是建行山西分行为了解决山西联盛系相关企业融资,在信贷规模不足情况下,主动联系吉林信托设立的,目的是实现建行山西分行向联盛系企业放贷,资金均来源于被告建行山西分行的存款客户,仅是借用吉林信托的信托通道发行理财产品。吉林信托从中收取的信托报酬为实募资金的1.7%/年,被告建行山西分行从中收取的代理收付费为实募资金的1.9-4.1%/年,被告建行山西分行收取的银行保管费为实募资金的0.1%/年。

根据吉林信托所述,该项目属于通道业务,属于银行用储户的资金给当地特殊企业放贷的通道业务,为何建行山西分行还要将全部责任推卸给吉林信托呢?仔细分析,不难看出,建行山西分行并不是借信托通道实现放贷,而是做成了主动管理类的信托项目,由银行独家代销推销给自己的储户。储户基于对银行的信任,没有过多的去了解项目本身的内容,忽视了项目的风险,之后签订的是信托合同,而非与银行签订的理财合同。项目违约,银行只是代销方,信托公司是管理人,银行便把责任推卸给吉林信托。而吉林信托对待投资者的态度一贯是买者风险自担,有问题起诉我们,于是曹某真的起诉了。这波操作合理合法,但不合情。

顺便再解答下投资者提的两个的问题:

1、建行山西分行和吉林信托为何这样操作?为什么不做成通道业务?

从建行山西分行角度出发,做成通道业务后,自己需要承担违约的后果,银行理财产品虽然也是不保本不保息的,但不能真正的去违约,银行是要想办法解决的。银行利益受损,查一查可能牵扯出其他利益关系。另外,要能做成银行理财项目需要银行内部审核,是否能审核通过需要打个问号,相比之下,银行代销的流程相对简单。因此,虽然主动管理类项目信托公司收的信托报酬远高于通道业务,但银行还是做成了代销的信托项目。

从吉林信托角度出发,通道业务赚取的报酬低,主动管理类的报酬高,吉信松花江77号吉林信托收取的信托报酬是1.7%/年,2年就是3.4%,9.5亿规模对应的是3230万。项目的尽调内容大多是由建行山西分行提供的,资金也是由银行募集,吉林信托不用操心,躺赚3000多万,何乐而不为?

在这件事情上,建行山西分行和吉林信托心照不宣。 

2、为什么建行山西分行要找吉林信托,而不是土生土长的山西信托?

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建行山西分行为什么不把躺赚3000万的“好事”交给本土的山西信托?小编认为主要有以下几点原因(1)当地银保监局的监管。几个交易主体如果都是山西本地的,难以逃避银保监局的监管。吉林信托和建行山西分行位于不同省份,受不同的银保监局监管,吉林银保监局监管不了建行山西分行,山西银保监局监管不了吉林信托,利用这种信息不对称规避一些监管问题。(2)外地信托公司对山西当地企业不熟悉。山西信托对山西当地企业知根知底,觉得风险大的或者授信额度满了的便不会发行的;外地信托公司则需要去现场尽调,尽调材料大多是由建行山西分行提供,有了银行的授信,信托公司便不会对企业深入的尽职调查,能够轻松通过信托风控。(3)合同约定的起诉地点是吉林。因投资者认购的是吉林信托项目,按合同约定起诉地点是吉林,吉林信托有着天然的主场优势,投资者胜诉困难。项目融资人在山西,项目在山西代销,投资者也都是山西当地储户,若由山西信托发行,则起诉地必在山西,这对山西当地金融环境影响不好,就算金融机构胜诉了,给人的感觉也会是“山西当地银行+信托合伙欺骗储户”。小编认为,外地人在吉林当地起诉吉林信托,除非铁证如山,否则都赢不了,吉林信托在设计信托合同时眼光放的比较长远,有“先见之明”。

写在最后:

不管是通过什么渠道投资,一定要认准和你签订合同的主体是谁,要穿透一切细枝末节,直击项目的本质。任何的包装和推销都只是营销手段,违约了你要去找谁才是最核心的!

一周热销产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