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金融百科 > 详情

2019年信托行业人才招聘方向

招聘方向一、风险管理与不良资产处置

资产管理能力的核心是风险处置能力。据悉,2019年,多家资管机构的董事长与总裁由有风控部门管理经验的高管升任。近几年大型风险项目频发,银保监会不断出台监管政策,资管机构纷纷加强主动管理能力和风控能力建设,其中风控、法务、合规类岗位面临较大的人才缺口。

此外,多家信托公司开始在内部设置专门的保全清收部门,人员配备上倾向于招聘法律专业、风控专业背景人士。这类部门兼具着化解不良及创收的双重角色,通过诉讼维权、破产清算、债务重组等清收手段,判断风险资产的价值,在不良资产中寻找优质资产,从而更大限度地创造更多利润。

 招聘方向二 、权益投资与FOF

受益于2019年资本市场回暖,信托公司的投资收益在2019年实现了近30%的高速增长。

2019年,中小信托开始加速布局权益投资团队。在这一领域,核心竞争力不是牌照的稀缺性,而是投资经理的专业能力和投资业绩。而相较保险、券商等金融机构,信托公司投研能力较弱,急需完善投研人员配置、改进管理流程架构。

一直以来,信托等资管机构在人力资源、财务薪酬方面通常受股东公司的部分控制,激励机制方面略显劣势。薪资方面,以团队负责人级别职位为例,信托公司所能提供的基础月薪在30k-40k之间,而在券商或基金行业部分公司,基础月薪可达到60k以上。

因此,聘请其他行业优秀的投研人员、投资经理到信托公司,通常面临着基础薪资、业绩分红方面与证券基金行业不匹配的尴尬局面。尽管如此,仍有多家信托公司深入实施MD制度,愿意以市场化薪酬挖角人才。

招聘方向三、回归本源:家族信托

目前信托公司开展家族信托业务,面临着起步晚、单一产品销售导向的问题,急需向以客户为中心、为客户提供全面资产配置的方向转型。根据公开的调查数据显示,2019年信托行业家族信托业务实现较快增长,是增速最快的创新业务类型。

据了解,行业内已有超过半数的信托公司实质性开展了家族信托业务,其中,有部分信托公司在2019年重新梳理和组建了家族信托事业部,部门成员构成主要有法务经理、产品经理、理财规划师、家族信托研究人员等。

家族信托的通道业务通常收费在2‰-5‰之间,信托公司前期投入成本高,短期内难以盈利。因此家族信托方向的职业经理人,更倾向选择那些将家族信托放在战略地位、同时能够提供较为丰富产品配置的信托公司。这些机构往往愿意采用区别于传统业务部门的考核激励机制,也能够满足客户全方面财富管理需求,家族信托部门孵化成功的可能性相对更高。

招聘方向四、财富管理类岗位

随着通道业务的不断收缩,来自银行和信托的通道资金来源相应减少,而高净值人群财富保值和传承的需求日益扩张,资金端转型零售则成为券商资管发展契机。与此同时,近两年信托公司纷纷升级财富管理战略,持续招聘财富管理岗位销售人员。

对金融机构来说,财富管理能力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了业务人员的项目选择能力。因此,部分信托公司采用了“全员营销”的方式促进公司直销业务发展。

在岗位招聘方面,大部分资管机构采取了“主攻一线城市、抢占二线城市”的策略。挖角方向主要为银行私人银行、信托公司财富中心。据了解,一线城市财富中心总经理职位,基础月薪通常在25k-40k左右,且与年度业绩目标绑定,定期(每季度或半年)进行调整,可见此类职位薪酬的市场化程度相对较高。激励方面,不同机构在顾问佣金、客户收益、公司所得三方面的倾斜政策不尽相同。顾问佣金比例通常与公司品牌知名度成反比。

对从事财富管理工作的职业经理人来说,跳槽意味着一定程度的客户资源流失、团队成员流失。因此不少候选人在选择新机会时,表现出了比其他职能条线的候选人更加谨慎的态度。

招聘方向五 、服务实体经济:供应链金融ABS

供应链金融业务是信托资管公司转型发展的方向之一,也是响应监管要求、服务实体经济的主要方式。随着资产证券化市场的发展,供应链金融ABS的发行主体也从大型房企延伸至电商、食品工业、汽车制造等领域。

供应链金融业务有较强的行业属性,不同行业的交易结构差异较大,且与之配套的金融服务模式各不相同,传统业务团队在开展探索此类业务时面临着不小的挑战。

由于缺乏大数据风控能力,企业真实的应收账款余额、仓储数量情况难以被准确记录,使得供应链金融业务始终难以成长为信托公司的主流业务。

在实际的人才选用工作中,企业更加倾向与股东产业公司合作、内部孵化团队,社会招聘面临着同业相关人才少、跨行业招聘转换培养成本过高的局面。

招聘方向六、金融科技:IT、研究、消费金融

2019年以来,包含信托等在内的资管公司资金募集难度显著增大,金融科技作为转型的突破口,正在被加紧布局。2018年,有35家券商信息系统投入金额过亿,部分券商IT人员数量超过2000人,将近20家券商聘任了首席信息官。

尽管金融科技已经是银行证券公司的标配,但相对较为传统的信托资管行业而言,面临着起步晚、人才少的尴尬局面。当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现代技术因素持续渗透到其他金融行业中,信托公司金融科技的最大投入场景依然停留在消费金融和财富管理领域,布局存在场景单一的问题。甚至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有超过半数的信托公司,最基础的信息系统建设仍很薄弱。

2019年,有将近20家信托公司在IT方向的投入超过千万元,个别信托公司投入超亿元,处于第一梯队的信托公司开始高薪聘请CIO,以求不断提高自主研发设计能力,摆脱对外部厂商的高度依赖。

除此之外,越来越多的信托公司开始联手金融科技公司成立消费金融业务、将区块链技术应用到家族信托管理、高薪外聘专家搭建金融科技研究团队等等。

目前市场上急需既懂资管行业又懂科技的复合型人才,挖角方向仍以信托、银行、券商资管等同业机构为主,薪酬增长势头强劲。

总体来看,通过金融科技推动国内资管行业向智能投顾、智能投资的方向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一周热销产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