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金融百科 > 详情

什么是金交所? 金交所有哪些? 金交所解密

有人说,2020金交所将堕入深渊;

也有人说,2020金交所会跃上山顶;

10年前是盛景,先是天金所和北金所诞生,成为最早的两家交易所,随后资本轮番入局,金交所蓬勃新生,担起盘活不良资产、增加其他金融资产流动性等历史使命;

10年后整顿出清,在年非标走向终局中,在火热的通道业务迅速降温中,在2020年底前全清存量风险中,金交所面临着生死一跃。

纵观过往,“金交所”的出现,填补了传统金融发展中的薄弱之处。在市场多样化的需求催生下它成了一个万花筒行业,也在缺乏有效指导下长成了一个备受争议的行业。

不少人把它称为,中国金融改革的排头兵,中国中小企业的大救星!

但被赋予了时代命运的金交所,却远不如信托/私募/银行/券商般为人所知。十问金交所,全面认识这一地方中央博弈的产物。

什么是金交所?

金交所的全称,是“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或“金融资产交易所”。它是由地方省级政府部门、金融办审批通过的,就区域性金融资产进行挂牌、备案、交易的平台。

在市场中,金交所属于场外交易市场的一部分。

什么是金交所

中国金融体系有一点根深蒂固,那就是:金融牌照发放权高度集中于中央。

但地方政府也要放权,不然怎么盘活地方金融、招商引资?金交所的由来,就诞生于中央地方的牌照博弈中。

2009年3月,财政部颁布《金融企业国有资产转让管理办法》,明确:

非上市金融企业国有产权的转让应当在依法设立的省级以上产权交易机构公开进行,不受地区、行业、出资或者隶属关系的限制,并通过公开竞价产生转让价格。

于是,为防止国有金融资产流失,处理国有金融机构产权、不良资产交易的金交所应运而生。

有多少家金交所?

2010年5月,天金所和北金所诞生,成为最早的两家交易所。

北交所,衔着金钥匙出生,在当时的一行三会、财政部和北京市政府指导下成立,财政部“钦点”的金融类国有资产交易平台。后被央行旗下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收编,成为央行发展场外市场的重要推手。

天交所,比北金所早7天获批,引入蚂蚁金服成为其最大股东,蚂蚁金服副总裁袁雷鸣出任董事长,股东还有天津产权交易中心、长城资产、东方资产、中信信托等显赫之流。

到2011年底,全国范围内又出现了7家金交所,一地一个,分布在安徽、重庆、深圳前海、大连、河北、四川、武汉。

还有一家,中国平安旗下的陆金所,但它自称不是金交所,非说自己是理财平台,从诞生之初就带着“P2P第一平台”的光环。

这十家最早的金交所,都通过了国务院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验收。

2011年后成立的金交所,都没能够以“金融资产交易所”的名称获得工商注册,而是换成了金融资产交易中心、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股权交易中心等名称。

交易所和交易中心的权限和功能一样,只不过由省级政府审批的,通常起名为交易中心。在注册资本上,交易所一般要高于交易中心。

因此,金交所在全国相对稀缺。

全国范围内金交所数量仅9家,其他均为金交中心或交易市场,共60余家。

金交所归谁管?

金交所监管的源头,可溯源至2011年11月11日的38号文。根据38号文,地方金交所的直接监管方是由证监会牵头的联席会议。

由于证监会联席会议的监管力量不足,监管地位较低,2012年又配套37号文,地方政府,尤其是金融办负责日常,联席会议统筹。

简言之,过去金交所的一把手监管方,实际为各地金融办。

但2018年以来,强监管的风盛起。

去年35号文强调,各地监管部门要将金交场所监管活动定期汇报联席会议,同时由联席会议牵头,联合各方监管力量,共同管理金交行业。

也即言,未来联席会议的监管力量,也许将进一步加码。

有哪些业务类型?

金交所交易的金融资产多数属于非标资产,业务范围包罗万象,主营业务有四类:基础资产交易、权益资产交易、融资类业务、中介类业务。

基础资产交易类业务

金融资产交易:包括不良金融资产、金融企业国有资产等。

非标资产交易:主要指未在银行间市场及证券交易所市场交易的债权性资产,包括但不限于信贷资产、银团贷款、信托贷款、委托债权投资/定向债权投资、商业汇票、应收账款等。

权益转让类业务

主要是上述金融资产收益权和各类非标资产的受(收)益权,如信托受益权、融资租赁资产收益权、小额贷款公司资产收益权等。

融资类业务

主要以定向融资工具/计划、委托债权投资、私募债等的形式存在。

中介类业务

地方金交所作为信息渠道,为交易双方提供信息发布、中小企业投融资信息展示等中介服务。如西部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推出的同业专区,专门从事同业拆借、质押式回购、买断式回购等信息撮合业务。

五问

定融模式是什么?

发行定向融资计划和定向投资计划,是金交所的一种主流交易模式。

所谓定融,是一种直接融资,省去了一定的中间通道费,收益往往比信托、资管和私募产品高。

进入企业资产负债表,属于表内融资行为,与信托、资管等不计入表内的融资行为相比,更能真实反映企业的财务状况。

是一种债权性固收产品,发债主体以非公开方式募集债券,每款私募债券的投资者合计不得超过200人。

而金交所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为:

a. 金交所为定向融资计划的备案机构,允许备案才能募集;

b. 设立独立的监管账户,托管在交易所;

c. 对发行人尽调,并且有发行规模限制,投资者人数不得超过200人;

d. 定向融资计划发行完成后,需在金交所登记共同管理;

e. 定向融资计划需通过金交所网站或合格投资人专区披露相关公告;

f. 督导发行人办理抵质押相关风控措施以按时兑付;

g. 必要时协助投资者进行维权。

发行产品流程如何?

第一步:入会。根据金交所要求,金交所的产品只有股东或者会员才能够发行挂牌,因此产品的发行人、管理人、承销商都要办理入会。

第二步:备案。提交产品相关资料,由金交所进行审核。审核后,由金交所决定是否接受备案挂牌。审核通过后,由金交所出具备案通过通知书。

第三步:挂牌。通过产品备案后,管理机构可将产品在金交所进行挂牌,提交相关挂牌资料,通过金交所审核后,由金交所出具挂牌通过通知书。

第四步:交易。已挂牌的产品可以开展线下的募集活动,在募集结束后,将相关资金划转到融资方或项目方账户。

第五步:登记确权。递交投资者明细及清单,将签署的合同邮寄至金交所备案,进行后续产品管理行为。

第六步:本息兑付。

产品到期后,按照约定向投资者支付相关款项,实现产品正常退出。在产品退出后,将相关兑付信息、银行流水、转账记录等资料递交金交所,标志该产品流程流程结束,正式退出。

为何与私募合作紧密?

谈及金交所,似乎与私募机构有着绕不开的关系。究其原因,主要有二。

一为,严监管下双方所受到的冲击。

一边是监管的冷面铁腕,备案端收紧,导致大量私募机构难以备案产品,项目端受到限制;另一边是,P2P的清退+合作停滞,金交所业务雪上加霜,急需新的合作伙伴。

二为,双方有着诸多相似之处。

先是历史路径大同小异,从监管真空到行业爆发,从违规迭出到强监管,金交所正在经历着私募行业走过的轨迹;再是产品体系相差无几,金交所主要涉及的不良资产、收益权、政信资产等都是私募所投资运作的;其次是风控管理,200投资人的限制,起投额的相近,底层资产的审核,私募机构都能满足金交所的要求。

2019金交所有何变化?

2019,是金融爆雷高潮迭起的一年,是金融行业难熬的一年,也是金交所史上最严的监管文件出台的一年—— 清整联办35号文+5号文。

35号文正式拉开了金交行业的清理整顿工作,一些僵尸交易所、违规交易所黯然出局,一些背景实力较弱的中小金交所岌岌可危,通道业务逐步退出金交行业舞台。

5号文又释放出了一个信号,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工作被上升到政治高度,对于金交所来说,清理整顿工作成了行业大势,任何机构、个人都无法阻挡这项工作的推进。

这直接导致,业务量锐减,募资困难,行业人员流失,合规成了一个大难题。

再加上一个明确的目标被提出:“2020年底前,地方各类交易场所存量风险基本化解完毕。”能否化解存量风险,直接关系着金交所的生与死。

2020金交所路在何方?

需要摆正的一点是,严监管是个好迹象。

任何规范化的、看似约束但有据可循的制度和规章,都是在保护一个行业的良性发展。

对于2020的金交所来说,第一要务,便是化解存量风险。先在监管的疾风骤雨中活下去,再来尝试寻找新的合规业务模式。

另外,业内不少人也提出,要扔掉旧思维,找到金交所的本源业务,或者说,回归主业,守住不良资产交易平台主业,提升不良资产处置能力。

无论是信托近40年的风雨,还是私募曾经走过的轨迹,都以前车之鉴告诉过金交所,摒弃非标的诱惑,回归本业,才能走得更远。

投资人怎么选金交所产品?

一个金交行业的强监管时代,正在到来。

2020是一个敏感的时间,在监管的刀明晃晃架在脖子的形势下,今年的金交所也不敢“顶风作案”,对于一些风险项目会慎之又慎。

但投资人选择金交所产品,还是要注意防范风险,具体怎么选?

选一个靠谱平台为先。

全国有60多家金交场所,参差不齐良莠不济,投资前,不妨通过工商信用网站查询金交所的注册资料和股东情况,确认其是经过审批的合法经营机构。

再是具体分析产品情况。

虽然产品在金交所进行备案挂牌,但不代表金交所对产品有担保或增信的措施,投资者要有风险意识,注意分析融资企业的质量、产品风控措施是否完善等。

其次,做好承担风险准备。

金融是一场收益与风险成正比的博弈,想要高收益不可能没有风险,在破刚兑的背景下,投资人需结合自身风险偏好,稳健者更要选择企业优、安全性高、风控好的产品。

当下行业是痛苦的,但这份痛苦也是一份幸运,生死之跃,跃过去了的就是强者。


一周热销产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