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金融百科 > 详情

基金托管人的主要职责是什么?基金托管人到底管了啥

基金托管人的主要职责

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网站公布的数据,截止至2019年12月底,私募基金管理人数量达24471家,管理基金数量达81739只,管理基金规模达13.74万亿元人民币;同时,前述基金有托管机构托管的基金数量为61161只,其中商业银行托管22239只,证券公司托管38897只,其他金融机构托管25只。私募基金托管比例高达74.82%(61161/81739)。

《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投资基金法》(以下简称《投资基金法》)以基金财产的运作与保管监督相分离为原则,在第二条明确规定了“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公开或者非公开募集资金设立证券投资基金(以下简称基金),由基金管理人管理,基金托管人托管,为基金份额持有人的利益,进行证券投资活动,适用本法;本法未规定的,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托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和其他有关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

上述法律规定明确了基金管理人和基金托管人分别应当履行的职责,相互独立、相互协作、相互制衡、相互监督。法律如此规定,其目的和出发点是为了消除基金管理人和基金投资人之间的地位不平等、信息不对称的现状,寄希望于基金托管人(均为金融机构)能够切实履行托管职责,所以在《证券基金法》第三十三条规定了基金托管人的条件,并在第三十六条明确了基金托管人的职责。
 
然而,现状真如立法者当初所设想的那般美好吗?基金托管人当真切实履行了其应有的职责吗?让我们来看一个真实的案例:
 
某私募基金管理人,发起设立了一个契约型的“其他私募投资基金”,该基金由上海某银行担任基金托管人(以下简称托管银行),该基金设立后,通过另一家银行委托贷款(以下简称委贷银行)给A公司,由A公司或其关联公司以股权方式投资于某区域性制造龙头企业(以下简称目标公司)。前述信息,均在基金合同中有明确约定。
 
在基金合同中,对于托管银行义务的约定,统共有15条之多,但对其职责边际做了明确的界定“根据本合同的约定,安全保管基金财产,但对于已划转出托管账户的基金财产,不对处于托管人实际控制之外的资产承担保管责任”;“但托管人对于委托资产进入其他资管计划(或委贷银行委贷账户、或合伙企业等)后的流向及其后的任何资金运用及投资均不承担监管职责”。
 
在基金委托人投出资金后,其对私募基金的投资运用等均无法知情,只能寄希望于管理人和托管人依法依约履行职责。然而,在上述案例中,基金财产被委贷给A公司后,A公司未依约定投资于目标公司,而是转作他用。对此,基金委托人无法得知,而基金托管人的抗辩理由是“托管人的职责仅限于资金划入委贷银行账户”、“托管人的审查是形式审查,不作实质审查”、“托管人仅对托管账户内的财产负安全保管职责”,而对基金合同中关于基金投资方向的约定视而不见。
 
那么,基金委托人显然要问“基金托管人到底管了啥?”

 

银行对符合开户规定的客户开立账户并安全保管其账户内的资金,本就是银行的法定义务,如其在基金托管项下的义务仅限于此,无疑是银行将其法定必须履行的义务在基金合同项下又简单重复表述了一次,并收取了不菲的托管费用,这显然是不符合公平合理的法律原则的。
 
另,托管银行明知基金财产的投向某标的公司,但托管银行放任基金财产通过委贷银行进入A公司后,对其资金划付不管不问,对基金管理人不履行任何监督复核职责,显然也是存在明显过错的。
 
《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明确规定不允许资管产品嵌套多层产品进行投资,也正是为了解决各方参与主体以其只负责其中一段职责为由,对抗投资者的合法维权主张。
 
以上只是托管乱象中的一个案例,如何规范基金投资中各方主体的行为、界定各方主体的职责边界、明确各方主体的责任,尚需监管者进一步明确相关规定;同时,也提醒广大的投资者,目前的投资市场,收益和风险并存,挑选好投资项目的同时,也需要聘请专业人士对相关合同和交易架构进行专业审核,以避免出现问题时束手无策的情形发生。

一周热销产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