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金融百科 > 详情

信托登记法律效力;是登记生效?还是登记对抗

信托登记法律效力

随着信托规模的不断扩大,为保护第三人交易安全,同时也保护受益人的收益权,2016年12月,中国信托登记有限责任公司正式挂牌成立,这意味着我国自此开始实行信托登记制度。

 
对此,相关法律依据有:《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托法》第十条 “设立信托,对于信托财产,有关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办理登记手续的,应当依法办理信托登记。未依照前款规定办理信托登记的,应当补办登记手续;不补办的,该信托不产生效力。”同时,银保监也制定了《信托登记管理办法》(银监发〔2017〕47号)对信托登记活动进行了规范。
 
据此,不少人认为设立信托就和买房子过户一样,登记才有效力,但实际不论是理论还是实务对信托登记的法律效力问题存在争议。

 

信托登记生效主义

 

信托登记生效主义,将信托登记作为信托行为的生效要件,对于法律法规规定需要登记的信托财产,必须进行登记信托登记,否则信托关系在信托当事人之间、信托与第三人之间均不发生法律效力。
 
在登记生效模式下,信托状态更为稳定,对与信托交易的第三方以及信托的受托人、受益人来说法律保障的效果更佳。

 

信托登记对抗主义

 

信托登记对抗主义,则并不将信托登记作为信托行为的生效要件,信托登记对信托的设立和生效不产生影响。但信托经过登记之后,信托财产上的法律关系就取得了对抗不特定第三人的效力,交易的善意第三人、受托人的债权人可以通过查询信托登记情况而知晓信托法律关系的存在,从而明确受托人名下的哪些财产是是信托财产而非受托人的自有财产。
 
在登记对抗模式下,各方的利益平衡更为灵活、便捷,更能准确、高效地实现委托人的委托意愿。

 

 
 

观点综述

 
 

信托登记的生效主义和对抗主义,反映了两种监管思维。登记生效主义之下,只要没有进行登记,信托就没有生效,信托当事人意思自治程度较低,而国家公权力在信托设立时的介入对信托有较大的干预;登记对抗主义之下,信托当事人可以自行决定信托法律关系的设立,只有在信托财产与第三任发生关联时,为了保护交易安全和受益人利益,国家公权力才介入,对信托财产是否办理登记可以对抗或不对抗第三人作出判断。

 
关于我国奉行的到底是生效主义还是对抗主义,目前尚没有绝对定论。细看《信托法》第十条其实只规定了信托财产在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办理登记手续的情况下需要办理登记,而已有相关规定的只有银保监的《信托登记管理办法》;再看《信托登记管理办法》,在第二条却释明了本办法所称信托登记是指中国信托登记有限责任公司对信托机构的信托产品及其收益权、国务院银保监规定的其他信息及其变动情况予以记录的行为,本办法所称的信托机构是指依法设立的信托公司和银保监认可的其他机构,也就是说,《信托登记管理办法》只规定了持牌信托公司发行的营业信托产品需要进行信托产品登记,且将此登记定义为记录行为。
 
从上述分析来看,在法律、行政法规层面,我国尚没有对信托登记才生效的强制性规定。因此,出于法无禁止皆可为以及对实现信托目的这一最根本的宗旨出发,我们的观点是,信托登记应取对抗之意,即信托登记与否并不影响信托关系的设立和存续,信托当事人之间依据信托文件来明确信托的生效条件及各自的权利义务,在信托财产与第三人发生关联的情况下,信托登记产生的公示效力可以作为对抗善意第三人的判断标准之一。

 

 
 

结语

 
 

言而总之,《信托法》第十条所言的“登记”是指“信托财产登记”,而《信托登记管理办法》所言的“登记”是指“营业信托产品信息的登记”,此登记非彼登记,且不论哪一种“登记”都不是“登记生效”。

 
最后,或许会有人对《信托法》第十条后半段仍留有疑问。第十条后半段说到“未依照前款规定办理信托登记的,应当补办登记手续;不补办的,该信托不产生效力”,这个“不补办、信托不产生效力”又该如何理解?我们认为,可以理解为营业信托的信托财产不补办登记的,未办理登记的信托财产不纳入营业信托的信托财产范围内,按照委托合同关系处理。

一周热销产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