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资讯 > 详情

杭州工商信托出事了 遭遇巨额兑付危机

2020年3月30日,杭州工商信托官网挂出一则公告,天洋燕郊创新中心1号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展期临时信息披露报告,正式宣布这一项目延期。

  根据小编的查询,该项目共分三期发行,最早成立于2017年4月6日,总规模14亿,期限3年,预期收益6.9%—7.6%,而更大的麻烦是还有一个月天洋燕郊创新中心2号也要到期了,2号项目规模竟然高达34亿,这对杭州工商信托来说是个巨大的考验。

  杭州工商信托在业内素来以“小而美”而著称,多年来信托报酬率一直位居行业前列,该公司经营特色鲜明,即以主动管理开展业务及风险管理,不开展通道业务,而房地产信托业务是杭州工商信托多年来的主要业务领域,规模占比非常大。

  信托报酬率反映的是信托公司在信托业务中的盈利能力。

  信托公司在对信托资产的管理中,主动管理作用越大,取得的报酬就越高,同时承担的风险也越大。反之,如果信托公司在信托业务中主动管理所起到的作用越小,信托报酬率就越低,同时承担的风险也越小。

  多年来,杭州工商信托一直专注房地产信托业务,带来丰厚利润的同时也埋下了风险的种子。

  现在看来,杭州工商信托投资规模高达48亿的天洋燕郊创新中心项目,想要全身而退并不容易化解。

  在潮白河东岸,三河市燕郊一度是“环京”炒房客的天堂。这里的房价从2015年开始上涨,从5000元/平米不到迅速涨到4万元/平米,然后又以过山车方式跌至2万/平米之下。

  2015年底,天洋集团以20.8亿元的价格受让了位于三河市燕郊的“成功中国大广场休闲娱乐项目”,该项目曾是燕郊最大的商业烂尾楼,在成功支付首笔10.15亿元后,天洋集团一直未支付剩余尾款。

  一方面,为配合当地交通改造工程,2017年成功大广场被拆除,天洋错过了房价暴涨的行情,后来又遇到史上最严限购政策,当地房价迅速大跌,并购资产价值也大幅缩水。

  另一方面,天洋集团资金链也非常紧张。在2015年7月,天洋集团曾以38.22亿元高溢价取得舍得集团70%股权,然而并购资金中有23亿是来自于建设银行(6.430, 0.00, 0.00%)的贷款,截止到现在仅仅偿还了3亿,剩下20亿还没有偿还,这也只是天洋集团债务状况的冰山一角。

  2018年1月19日,成功集团以天洋集团未支付尾款9.7亿元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起仲裁,截止到目前尚未开庭审理,但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已裁定对天洋集团持有的四川沱牌舍得集团70%股权等资产进行了保全。

  这个纠纷案件很有可能成为天洋集团债务危机的导火索。

  而对于杭工商信托来讲,面临的困难也非常大,48亿的盘子,想要刚兑几乎不可能。

  虽然天洋集团把项目公司100%的股权质押给了信托公司,但是截至到现在,该楼盘还没有开始销售,而且该楼盘性质是商住公寓,产权只有40年,从成功集团拿地到现在已经过去15年了。

  另外有个现象也值得关注,在天洋集团办理建设银行并购贷款时,不仅以所持舍得酒业(22.860, 0.00, 0.00%)全部股权作为担保,还把天洋集团2016-2020年在廊坊燕郊拟开发的4个房地产项目销售现金流作为补充担保,小编不知道这里面有没有包括天洋燕郊创新中心。

  小编查询发现,杭州工商信托曾经给天洋集团发行过多个项目,包括天洋运河壹号项目、天洋燕郊成功项目和天洋燕郊创新中心项目,规模一次比一次大。

  此外,去年8月底,有媒体报道杭州工商信托的前员工举报信托公司“发新还旧”,多次以类资金池产品转移不良、虚假披露、涉嫌利益输送等,其中重点提到了宁波恒威和北京天洋项目属于存在“表明金融资产发生减值的客观证据”,现在来看至少北京天洋确实存在重大风险隐患。

  关于后续进展,我们也将持续关注。

一周热销产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