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资讯 > 详情

九江银行股权被降价抛售 为何此次拍卖加量不加价?

九江银行股权被降价抛售 为何此次拍卖加量不加价?

股权被拍卖的价格其实折射了银行的经营管理水平,经营规范且状况良好的银行拍卖价格会比较高。”

银行股权拍卖再现淘宝。

3月10日至5月10日,福建省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九江银行1.36亿股、合计5.65%的股权进行拍卖,起拍总价约为10.18亿元,约合7.48元/股,市场价总价约为12.97亿元,截至发稿0人报名。

据记者了解,本次拍卖已进入变卖环节。如果再次流拍,法院会解除查封、冻结,将该财产退还被执行人,再考虑如何重新处置。那么,九江银行股权缘何会走上“变卖席”?

 股权降价抛售

此次拍卖的股权所有方为大生(福建)农业有限公司(下称“大生(福建)农业”),为九江银行的第四大股东,共持5.65%的股份。

天眼查信息显示,大生(福建)农业注册于2006年,注册资本为30亿元,经营范围包括初级农产品销售、对外贸易、企业管理信息咨询等。

此批标的很大一部分最初于去年8月被第一次拍卖,当时大生(福建)农业拍卖其持有的5.02%、合计1.21亿股九江银行股权,底价约为11.28亿元。并且,根据拍卖公告,拍卖的股权价格包含2018年度的分红款,依据九江银行2018年股东大会决议,分红方式为每10股0.8元的现金股利。但终因无人报名而以流拍告终。

而此次为期60天的拍卖增加了约0.2亿股,起拍底价约为10.18亿元,约合7.48元/股。

 为何此次拍卖“加量不加价”呢?

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叶法官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解释称,去年8月起拍价平均每股为9.35元,若把大生(福建)农业持有的全部股份拍卖则会超出应还金额,但后续考虑到本金、利息等原因,才又追加了0.2亿股。

不过,叶法官透露,这也是与大生(福建)农业及法院沟通的结果,比起留有一小部分九江银行股权,若有人接手,大生(福建)农业更倾向于抛出全部股份。

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指出,这将是九江银行股权最后一次网上拍卖,如果这次再流拍,法院会解除查封、冻结,将该财产退还被执行人,再考虑如何重新处置。

因借款合同纠纷

在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银行研究中心研究员游春看来,银行股权拍卖时有发生,是非常正常的程序。但股权降价或打折并不常见,一般都是按照原价拍卖。

这尴尬的“甩卖”背后究竟是何缘由?

上述法官向记者确认是因借款合同纠纷。

据了解,此次拍卖的股权中,约0.12亿股质押于厦门国际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福州分行,另约有1.23亿股质押于厦门国际信托公司

根据裁判文书网2018年的执行裁定书,厦门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与大生(福建)农业、深圳市大生农业集团有限公司、兰华升、王棠莉借款合同纠纷一案,《执行证书》及相应债权文书已生效,但因上述被执行人未主动履行法律文书的义务,福州中级人民法院才受托立案执行。

裁判文书中提到,福建省厦门市鹭江公证处对此纠纷作出了执行证书及相应债权文书。尽管相应的债权文书细节并无透露,但或许可以从京东拍卖的公告上了解更多信息。

2019年4月,厦门国际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拍卖其持有的“厦门信托-融通汇智16号单-资金信托”受益权,原因为大生(福建)农业及担保人违约。信托合同受托人厦门国际信托向大生(福建)农业及担保人邮寄了《贷款提前到期通知书》,宣布前述《信托贷款合同》项下所有贷款本息于2018年10月22日提前到期。根据福建省厦门市鹭江公证处出具的(2018)厦鹭证执字第00226号《执行证书》计算,至2019年3月末,信托受益权本金为1.78亿元,受益权总金额为1.9亿元。此拍卖最后有一人报名,以底价1.87亿元成交。

就股权拍卖一事,《国际金融报》记者也致电九江银行总部及拍卖负责人,但均无人接听。

银行资质如何

官网信息显示,九江银行原名九江市商业银行,由当时的八家城市信用社组建而成,于2000年11月18日经中国人民银行武汉分行批准正式开业。2018年7月10日,九江银行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成功上市,至此,九江银行成为江西省第一家、中部地区第一家、全国第二家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挂牌上市的地级城市商业银行。

对于九江银行的股权拍卖情况,经济学者宋清辉表示,港股行情一直持续低迷,再加上九江银行股权之前无人竞拍,这次变卖可能也不会有人参与竞拍。

截至3月12日收盘,九江银行股价为10.9港元/股,较上市发行价略高了0.3港元/股。

在中国银行业协会3月份发布的“2019年中国银行业100强榜单”中,九江银行凭借235.17亿元的核心一级资本净额位列第52位,较去年提升10位。根据年报来看,九江银行近年来的表现平稳。2019年中期报告显示,截至去年6月,九江银行资产总额3576亿元,上升了14.8%;净利润10.86亿元,同比增长2.9%;不良贷款率1.97%,较2018年末下降0.02个百分点。

联合资信2019年对九江银行的评级报告中提到,九江银行贷款行业集中度较高,房地产业贷款和信托计划投资规模较大,受国家宏观调控影响,相关信用风险需持续关注。

事实上,不少九江银行的股东都涉及房地产业,比如广州锦绣大地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肇庆市天城置业有限公司和富力地产(香港)有限公司等。尽管近年来九江银行对于房地产业的贷款比例也在逐年下降,但截至2019年6月末,房地产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仍占据九江银行贷款业务大头,分别占贷款总额的16.7%和14.8%。

此外,九江银行共有32户内资股股东的股权处于质押状态,占该行股权的25.33%。

上海财经大学现代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奚君羊对《国际金融报》分析,尽管银行股东股权被质押对于银行的运作本身并无大碍,但是对于股价会有不良影响。作为投资者,股民或许会担心收不回本金而急于抛掉手上的股份。

 缘何屡遭流拍

根据阿里司法拍卖信息,2017年至今九江银行的股权共经历了17次拍卖,仅有两次成交。

不过,九江银行并不是唯一一家被“嫌弃”的银行。据记者不完全统计,阿里拍卖2019年共有4083起银行股权拍卖标的,其中不少中小银行的股权都遭遇流拍、变卖。

为何在银行股权跌价的情况下仍无人接手?银行股权缘何变成“烫手山芋”?

针对中小银行股权流拍的现象,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表示,简单来讲就是价格不值。“影响价格的因素很多,例如流动性、未来的盈利预期、行业发展前景、目前银行本身的经营情况等因素”。

另有业内人士直言,银行股权并不高其他股权一等,经营不善的银行股权可能低价也难以出手。

游春也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股权被拍卖的价格其实折射了银行的经营管理水平,经营规范且状况良好的银行拍卖价格会比较高。

此外,对于竞拍方的一些要求也筛选了不少候选人。比如,九江银行股权购买人的条件中就提到,需满足《中小城商行股东资格准入审批要点》等文件,同时,若买受人最终持股比例高于5%,则股东资格需经由江西银保监局审批后方可取得。

一周热销产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