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资讯 > 详情

萝卜章局中局!首创网金、西部信托发生纠纷

2020年4月2日,裁判文书网发布了一则关于西部信托与首创网金债权转让合同纠纷的民事裁定书。

根据资料显示,首创网金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西部信托向首创网金公司支付信托受益权转让价款3.2亿元。

为什么首创网金要起诉西部信托呢?

这一切都源于西部信托多年前发行的一个信托产品,2017年11月8日,首创网金作为基金管理人设立“首金嘉实嘉赢优选B-2私募基金”,共计募集资金320450000元。

根据《信托合同》的约定,首创网金公司共计向西部信托公司支付320000000元,用于认购320000000份“西部信托海发医药保理2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优先级信托单位。

根据首创网金的说法,在认购信托计划后,首创网金与西部信托签署了《信托受益权转让合同》,约定西部信托于信托计划存续满24个月时受让首创网金持有的全部优先级信托单位信托受益权,并于信托计划成立满24个月之日起5日内一次性向首创网金公司支付标的信托受益权转让价款320000000元。

而这一说法,当即遭到了西部信托的否认,西部信托表示从未与首创网金签订过《信托受益权转让合同》。

并且声称,根据首创网金提供的《信托受益权转让合同》版本上之签章,西部信托进行了比对,发现其与西部信托的公章及法定代表人印章存在明显差异,认为《信托受益权转让合同》系伪造,首创网金公司涉嫌欺诈。

而本次裁定主要是针对管辖权异议的裁定,最终裁定北京一审法院对本案具有管辖权。

突如其来的“信托公司萝卜章事件”也让海发医药项目陷入兑付僵局!

我们再梳理下事件全部过程。

2017年至2018年,海发医药科利用对福建协和医院的应收账款做抵押,向多家信托公司融资,总金额达到数十亿。

2019年5月,海发医药实控人失联,海发医药无力回购,构成实质违约,多家信托公司也将海发医药及福建协和医院告至法庭。

而从福建协和医院提供的证据来看,海发医药所涉及到应收账款的相关材料全部是虚假材料,公章也都是他人私刻及假冒的,俗称“萝卜章”,一时间震惊整个市场。

萝卜章套萝卜章”,这种情况还是非常少见的,目前本案还没有正式开庭,而法院最终会怎么判,对于购买了这款产品的投资人至关重要!

最后关于应收账款再啰嗦两句,市面上出问题的大都归咎于“萝卜章”,而这个又是很难确权和验证的,所以小编建议搞不清楚的尽量避开,省的踩雷!

一周热销产品

更多>>